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辛凡传:第二十一章 浴血突围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辛凡传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饶命,饶,啊,啊。

沈庭均话还没说完,只觉得喉头一凉,软剑已经透嗓而过,嘴中泛出许多血沫,抽搐了两下就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张迪知道沈庭均的死可是非同可,当下搬来葛人杰的尸身,一番巧妙布置,将沈庭均的死嫁祸给葛人杰,反正现在也是死无对证,只要编个天衣无缝的谎言骗过沈森柏即可,转身就从密室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返回来再说刚才童川终于得了葛人杰掩护,冲过通道将暗室的门一把拉开,此时外面已是正午,离辛凡喝下汤药将近七个时辰,童川的眼睛还没有适应外面的光亮,只听得耳边呼呼风声,原来是埋伏在各个客房的官兵得到暗号都向这边跑来,当先赶到的几个官兵看到有人出来拉弓就射。

    童川听风辨位用手一搪将弓箭打飞,目力稍一回转只见朝这假山包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,手里提着各色兵器,刀枪剑戟斧钺钩叉不一而足,看来是有好多投靠朝廷的江湖败类混迹其中,童川脚下一点不敢耽搁,丹田提住一口气,施展了一招燕子三点水的轻功朝着墙头飞去,就在脑袋与墙头堪堪齐平的位置,童川后背又响起猎猎风声,比刚才搪飞的那两只箭快了数倍,直取童川后心,换做平日哪怕此时童川已经招式用老,身在半空上下不得借力,也定能听声辨位回手一掌把来箭震飞,可是今日不比从前,童川丹田稍一运气痛得就似石碾研磨,只能强行侧身让过后心,就听得噗嗤一声,箭簇穿肩而出,童川连人带箭一起翻出墙去。

    童川就好像断线的风筝,中箭的大雕,一头就栽了下去,索性砸在一顶草棚之上坠势稍减,听得一阵马匹受惊的嘶鸣,原来这墙下是德福店的马厩,马倌正在从拴马桩上解下一匹乌黑的高头大马,童川夺过缰绳翻身上马,双足猛磕马镫,骏马吃疼人立而起,一声长嘶奋蹄如飞,快似乌骓阵前起,不让的卢跃檀溪,一骑绝尘向着城南疾驰而去,待到官兵追至街上只有还未散尽的尘土,一人一马踪影皆无。

    话说李继广在贤记城,其实沈森柏也在贤记城,本来想得到割鹿刀就动手,可是今日沈庭均来向李继广要解药,禀告沈森柏割鹿刀也并未在童川身上,但有一个孩与割鹿刀有莫大的关联,待套出消息等他信号再动手,沈森柏就依计按兵不动等待消息,这时撒腿兔子黄奔来报,说童川往南门跑了,沈森柏大感意外,忙命人上马朝着南门追来。

    再说童川骑着快马,只觉耳畔生风,马背一颠大口大口的黑血喷在马鬃之上,童川脑子里一个救人的念头在支撑着自己前进,贤记城不大,很快就来到了南门近前,守城的官兵见有人骑马而来,赶紧横过拒马枪大声呼喝:什么人,赶紧下马。

    童川此时伏在马背之上摇摇欲坠,见守城的官兵拦住道路,远远的举起手臂扣动射筒,嗖嗖两声,两个官兵应声而倒,其余人吓得赶紧找掩体躲避。

    童川看见城门前横着的拒马枪,心道:大势去矣!,可谁知胯下骏马蹄下并不收力,在离拒马枪不到一丈的距离后蹄猛然发力,前蹄收起,驮着童川冲天而起,跃过拒马枪朝着亮云山的方向飞奔不止。

    要说这骏马怎得如此厉害,原来它正是沈庭均的坐骑,乃是楚霸王项羽的成语坐骑乌骓的子嗣,是万里无一的良驹,可是平日里沈庭均只骑着它游山玩水,无处施展。

今日终得信马由缰,骨子里的桀骜与血性被完全释放出来,像一阵黑色的旋风,跑过之处刮得人面皮生疼,真可谓此马若遂千里志,追风犹可到天涯。

    童川此时已是强弩之末,也不知道又跑出去多远,只听得耳边有江水奔流之声,终于力竭从马上一头栽了下去,骏马突觉背上一轻,也自收蹄围着童川打转不肯弃之而去,是否它对童川也有惺惺相惜之感?    童川就觉得有人在轻轻推他,勉强睁开眼睛一看,也不知是福是祸,居然是他?。

    眼看葛人杰做出这取义成仁的举动为自己争取出一丝空隙,童川哪还敢迟疑,一纵身就冲向通道,倒在门边的沈庭均吓得魂飞魄散,连滚带爬的躲进侧室,张迪一时脱身不得,伸手猛拉墙壁上的丝线,想必是外面早已布下了天罗地,这丝线就是向外发出了动手的信号,紧接着张迪张开手掌对着葛人杰的后心连击三掌,葛人杰被震得七窍流血委顿在地,眼见是不活了。

    这时侧室的沈庭均破口大骂:张迪你个狗奴才,居然敢临阵退缩放跑童川,我定要让我爹治你的罪,你个他妈狗奴才剧痛与残废的打击已经让沈庭均丧失了理智,咒骂之声不绝于耳,只见张迪的脸色越来越阴,一脚踢开挡在身前的葛人杰尸体,从墙上拔下软剑,一步一步的走向沈庭均。

    沈庭均兀自叫骂,却见辛凡爹的尸体一头倒在了自己脚边,张迪手握软剑,正一步一步的逼近自己,突然感觉一股寒意让他打了个寒颤,一边后退一边装腔作势的喝道:狗奴才,你要反了不成,给我滚开!    张迪脸上露出一股狞笑,侧室本就昏暗,仅燃着的一根蜡烛把张迪泛着青色的脸晃得忽明忽暗,忽正忽歪,脖颈上的血把前襟染成了暗红色,比那阎罗殿的厉鬼也不遑多让,沈庭均吓得舌头打结,脚下一个踉跄摔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沈大人,说来我比你大了两旬有余,你一口一个狗奴才,全是靠着你爹这条老狗,可是鞭长莫及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。

张迪抬脚把沈庭均的断臂踩在墙壁上,就像碾虫子一样左右碾动。

沈庭均眼前一阵阵的发黑,嗷嗷哀嚎,突然一阵臭气扑鼻,原来沈庭均疼得是屎尿齐流。

    看你如此痛苦,下官真是不落忍。

    《辛凡传》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rebacen.com/tx6?bd=99184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辛凡传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